拥有1307家“隐形冠军”企业,德国高端制造领域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近日,中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埃斯顿宣布完成对德国百年焊接机器人巨头Cloos的收购,交易价格为1.96亿欧元。

Cloos在中厚板焊接领域是世界“隐形冠军”,在传感器、定位器、安全技术领域等也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技术驱动下,Cloos在轨道交通、工程机械、船舶等领域的集成都属世界领先。

本次收购对埃斯顿来说,无疑是焊接技术的再次提升。而Cloos只是德国高端制造业的一个缩影。

“德国制造”并非天生高贵

100多年前,“德国制造”曾一度是“假冒”和“伪劣品”的代名词。

19世纪30年代,英国工业革命接近尾声时,德国却依然是一个农业国家。由于缺乏先天技术与人才积累,德国在制造业上乏善可陈,开始采取模仿英国的方式。

在大量合法或非法渠道获得的经济情报支撑下,德国开始仿造英国产品,再用英国制造的标签销往世界。例如,德国索林根地区以低劣材质和粗糙技术生产出冒牌的英国知名厨具品牌“谢菲尔德”,虽然锋利和坚硬都不能与原版相比,但却因为价格低廉而极大地影响了正品的销路。

深受来自德国工业仿制品侵害的英国厂商推动议会,于1887年通过了《商品法案》, 用“德国制造”的标签来标识来自德国的便宜复制品。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德国工业非但没有因此停止脚步,反而显示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势头。究其原因,一是当时德国对内实行贸易保护,坚决保护本国市场;二是德国在模仿英国经验的同时,并根据市场反馈不断改良,讲究专门按照客户的需求进行生产,无论是完整的设备、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还是机械制造都是如此。更重要的是,德国还加强了对军工部门的投资以构建超越消费制造业的工业基础,由此推动基础研究和工程科学迅速发展。

从1887年开始至今,“德国制造”历经130余年,诞生了如西门子、博世、大众、戴姆勒、宝马等大型高端工业制造企业,还有千万家小而强的 “隐形冠军”企业。据统计,全球共有2734家“隐形冠军”,其中德国拥有1307家,占总数的47%。

中资赴德投资机遇与挑战并存

根据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发布的《2018外国企业在德国投资报告》显示,中国成为在德国投资数量第三大国,项目数量共有188个。其中有38%的中资企业投资于德国机械制造与设备、汽车领域、电子与半导体等优势领域,30%的中资企业已在在德国当地设立研发中心,包括中兴通讯、中国中车、三一重工、徐工集团、潍柴动力等。

德国极具优势的投资和研发环境让中资企业欣赏不已。首先,德国具有高水平的核心科研能力,特别是在汽车制造、工业机器人、机械设备等领域,有助于中资企业提升自身科研能力。其次,德国拥有众多高素质研发人才。除了研究类大学和应用技术大学,德国还有各种学会、基金会等科研机构。各种科研主体协同发展,为德国提供源源不断的高素质的研发人才。此外,德国的产业集群布局合理,利于企业规模化发展。德国在汽车、机械制造、化工、医药等领域形成多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且均衡分布在德国各地,有效降低了土地租金。

尽管如此,中资企业投资德国仍存在不确定性。

2018年底,德国基于外资收购德企的情况对《对外贸易条例》做了修订。按照修订后的法律,非欧盟国家投资者对拥有“关键技术”的德国企业的参股份额达到10%,德国政府便有权审查,而此前这一比例是25%。在当地,需要接受审查的企业涉及国防、能源、水务等行业。

这让中资企业在德国投资的不确定性增加。受此影响,2019年以来,中资对德投资并购的热情骤减。上述报告也显示,中资企业的投资数量与前一年(218个)相比减少了14%。

不过,仍有一些成功案例。除了埃斯顿收购Cloos外,今年5月,复星国际宣布完成收购全球领先的柔性自动化生产线解决方案提供商FFT;6月,中国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宣布对其德国电池生产工厂的增资计划,将原定投资2.4亿欧元增加至不超过18亿欧元,有望成为世界最大电池工厂。

投资并购不是终点,整合是关键

中资企业在德国完成投资和并购并不代表一切已完美结束,如何与当地团队融合才是关键。

在人力资源资源管理方面,中资企业不能忽视工会及劳工组织的“重要”作用。2012年初,三一重工联合中信产业基金,共同出资3.6亿欧元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100%股权。然而宣布收购消息的当天,数百名德国普茨迈斯特工人因担心会失去工作机会而举行抗议活动。十五天后,普茨迈斯特上海的约500名员工前往上海市松江政府抗议,为本来顺利的交易添上“阴影”。德国等西方国家的工会十分强势,他们代表劳动者利益,在企业中有独立地位,特别是在企业事务方面独立发言的权利较大。

另一方面,文化和语言差异也会产生各种阻碍。如果不具备足够的跨文化意识,在德国开展业务将面临不小的风险。比如,由于德国等级制度分明,大量的程序和政策往往会拖慢办事进度,因此耐心平和对商务谈判能否成功至关重要。

在会计和税务方面,德国的税务体制相当复杂。根据TMF Group发布的2019年《全球商业复杂性指数》报告,德国因其复杂的会计和税务法规,排在最复杂司法管辖区的第7位。德国公司每年需耗时207个小时去处理九种税款,仅仅社会保障缴款一项就需花费134个小时,缴纳企业所得税及增值税也十分耗时。值得一提的是,在德国营运的公司一共需要缴纳 14种不同的税款。

在企业注册与合规方面,尽管德国的全球地位和现代化程度很高,但创办企业的简易度则被世界银行列为全球第106位,主要是因为在德国设立公司必须遵循多项当地程序,包括联络当地的工商业行会、商业注册办公室、商业和行业标准办公室以及相关行业的专业协会。

作为全球领先的高价值商业服务提供商和国际拓展专家,TMF Group在帮助中国企业拓展德国市场方面具备丰富的经验,为客户提供包括企业秘书人力资源与薪酬管理、会计与税务合规在内的一站式服务,有效帮助中资企业避开雷区。如中国企业计划在德国设立企业或投资,只需与TMF Group一家合作伙伴联络,即可借助其全球化布局协同处理多个地区事务,大幅降低沟通和管理成本,同时实现全球化业务管理操作模式。

欲了解更多有关德国营商环境的资讯,您可免费下载TMF Group《国家/地区概况》。若您对中国企业在海外营运有任何疑问,也欢迎与TMF Group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