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地区大力发展基建带来的项目融资机会

亚洲新兴市场正在全球舞台崭露头角,国际声望不断提高,基础设施建设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高铁、大型桥梁、能源和新城市建设等项目如火如荼。亚洲地区每年在基础设施上的支出接近1万亿美元,为全球投资者提供大量项目融资机会。然而,投资者能否取得成功,取决于他们对亚洲文化、政治和法规多样性的综合把控。

基础设施是亚洲新兴市场的关键经济驱动力,亚洲迫切需要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据亚洲开发银行(ADB)估计,2016-2030年间,亚洲发展需要26万亿美元资金投入,基础设施需每年投资1.7万亿美元才能以目前的速度继续增长。

亚洲地区每年在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已达8,810亿美元,数十个项目正在进行中,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就批准了近50个价值90亿美元的项目。但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为了保持增长并满足迅速发展的流动人口需求,政策制定者们认识到,必须继续集中精力扩大交通枢纽并加强能源、水力等基础服务的可及性。

从全球大国中国到印度尼西亚、越南和菲律宾等区域增长引擎;从印度次大陆到东南亚前沿市场,基础设施项目正源源不断地从亚洲开发银行(ADB)、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和世界银行等多边机构以及私营部门获得融资。

亚洲开发银行(ADB)总部位于马尼拉,目前正向新加坡扩张以推动私营部门融资向整个地区基础设施项目转移,甚至连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发达市场也面临总计超过2,500亿美元的兼并投资缺口。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计划在未来数年每年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高达120亿美元的资金。据亚投行称,尽管当前的市场不确定性会带来短期挑战,但私营部门对此依然兴趣浓厚。

随着亚洲经济体开始加大公路、铁路和航空建设以加强人口与经济枢纽联系,交通运输项目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人们涌向充满活力的城市寻找机会,从而推动和刺激新兴经济体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城市需要不断扩张来适应人口涌入,现有基础设施很快便达到最大容量,因此需要进行升级——亚洲地区大量地铁项目最能说明这一现象。

新兴市场持续为社会人口提供清洁能源、水和卫生设施,这也吸引了投资者的兴趣。世界银行指出,亚太地区有超过7亿人无法用电,要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所述的全球能源目标,需要亚太各国不断努力。

亚洲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稳步提升。亚洲开发银行(ADB)预测,到2050年,该地区经济将占全球GDP的一半以上。亚洲政治稳定性也不断增强,公共机构和私营部门资金正在涌入。尽管人们担心中美贸易争端等近期问题会导致经济放缓,但随着亚洲兴起,未来几年将继续提供有吸引力的长期项目融资机会。

地铁外交

俗话说:“减轻压力,乘火车去”。印度尼西亚总统乔科·维多多(Joko Widodo)和他的政治对手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在就大选结果进行长达数月的争执后同台,举行第一次会议。他们试图在人民期待已久的雅加达地铁站落成典礼上打败竞争对手,这一情况反映出该地区领导人对基础设施的重视。

交通枢纽对印度尼西亚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印度尼西亚是一个群岛国家,拥有17,000多座岛屿,是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长达16公里的地铁线路被视为缓解首都交通拥堵的举措,印度尼西亚也计划在未来几年内进一步扩建地铁。印度尼西亚还有其他交通枢纽建设工程,例如雅加达至万隆高速列车,预计将在2021年中期投入运营。 

印度尼西亚还致力于减少对燃煤发电厂的依赖,目标是使用可再生资源满足其23%的电力需求(原为12%)。这一目标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中确保人人获得可负担、可靠的现代能源紧密相关。 

 “大建特建”规划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政府的座右铭很可能是整个亚洲的缩影。菲律宾“大建特建”规划包括75个项目,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该国领导人承诺投资近1,600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包括马尼拉大都会首个地铁网络。

为改善基础设施,菲律宾还耗资140亿美元建设马尼拉机场,这是菲律宾迄今为止耗资最高的机场。菲律宾还拨款近4,000万美元用于升级菲律宾的其他六个机场。  

马尼拉最近出现的用水短缺危机将推动废水处理设施建设,该行业预计到2022年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为10%。 

投资升级

越南是亚洲地区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正在努力大幅提高其电力和运输设施。据估计,到2040年,越南将实现83%以上的基础设施建设目标,为此,越南将需要超过6,000亿美元的投资。  

越南最近开设了一家火力发电厂,并筹备其他的一些电力项目。这些项目将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进行募资。在越南,只有19%的道路进行了铺设。河内市和胡志明市两个主要城市枢纽聚集全国一半的人口,正在建设快速交通枢纽,预计耗资超过220亿美元。  

同时,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制造商开始将生产设施从其他国家转移到越南,外国直接投资流入正在推动越南工业园区和经济特区蓬勃发展。

下一阶段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扮演重要角色。中国为“一带一路”倡议和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所付出的努力已充分展现。

中国人民正享受着高铁网络带来的便利,高铁网络运输人数目前已超过100亿人次。此外,仅在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在新交通运输线路上的支出已接近730亿美元。  

中国政府目前将重点转移到加快其他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政府希望通过对能源和高科技行业基础设施投资促进经济增长。 

中国还通过强调城市规划、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问题来投资建设社会基础设施。自2007年以来,中国养老能力翻了三倍,仍在朝目标迈进。

拓宽视野

亚洲市场涵盖了经济增长周期所有阶段,这意味着有多个前沿市场正迅速攀至价值产业链顶端,为市场扩容提供新的机会。   

孟加拉国仍然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优先选择,据估计,这一南亚国家每年需要在基础设施上投资240亿美元才能成为中等收入市场。斯里兰卡已获得包括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基金在内针对各种项目的外国投资,并计划通过填海造地,建造一座全新城市,该计划预计耗资150亿美元。

在其他地区,缅甸和柬埔寨正逐步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希望提前建设未来几年所需的基础设施。据亚洲开发银行(ADB)估计,到2030年,缅甸需要交通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达600亿美元,而柬埔寨到2022年则需要160亿美元的投资才能保持现有经济增长率。  

印度是另一个亚洲大国,也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之一,也为投资者带来巨大的机遇。该国以国内企业为主,到2022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要近8,000亿美元,并在努力模仿中国成功之路的同时,继续向外国开放关键领域。印度政府正在投资建设智慧城市、新机场以及城市间长达数百公里的地铁线路。同时,印度还与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合作,开展连接孟买和艾哈迈达巴德的高铁建设。

三个注意事项 

尽管亚洲市场提供了一系列可获取回报的投资机会,但热衷于探索这些市场的企业应注意到转向任何新的商业环境都将面对固有风险。TMF Group最新的《全球商业复杂性指数》报告可以证明这点:本文提到的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全球商业复杂性指数均排名前30。    

盈利能力: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酝酿期通常很长,有些甚至持续数十年。准确预测资本和现金流量需求以及长期盈利能力的难度很大,但却至关重要。这可以确保项目是可行的,能够成功完成并最终产生可观的回报。   

政治稳定:亚洲融合多种文化和习俗,这为企业在亚洲地区开展业务带来挑战。 政治环境也在不断变化,亚洲既有像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在内的民主国家,也有像中国和越南等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新兴市场具有如监管不确定性、繁文缛节和腐败等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影响企业业务的顺利开展。  

退出时机:制定退出市场计划至关重要。开展境外业务的企业在遇到严重不利的局面时,要懂得如何选择最佳时机安全退出市场。  

TMF Group的服务

TMF Group在80多个司法管辖区内设有120多家全资办事处,拥有7,800多名专家,可充分提供满足企业长期项目融资所需的境内外服务。托管服务信托服务贷款代理均为 TMF Group的核心业务。

TMF Group与各种贷款机构合作,包括商业银行、牵头行和出口信贷机构,具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能够在交易全程提供总部和地方支持。

TMF Group规模庞大、覆盖范围广、专业知识全面,企业只需与TMF Group一家服务供应商合作,即可获得经济高效的服务。

欲了解关于TMF Group项目融资服务的更多信息,或咨询当地专家相关市场事宜,欢迎即刻与TMF Group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