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已发布
27 九月 2023
阅读时长
5 分钟

亚洲可再生能源:政策与潜力

亚洲各国实现碳中和的雄心为可再生能源资产的投资创造了广阔空间。本系列共包含两篇文章,本文将介绍六个不同亚洲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以及用于实现目标的资产。

亚洲的可再生能源资产堪称基金的沃土。从当前到2050年,亚太地区预计将吸引全球可再生能源总投资的约40%1,其中东南亚将成为投资重点。

亚太地区拥有大量的可再生能源需求:人口增长、需求上升、供应压力、丰富的可再生资源以及对资金日渐具有吸引力的监管环境。

亚洲倾向于制定明确的长期规划,从五年规划到一代人的目标。通过这些蓝图,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可再生能源是许多亚洲国家宏伟愿景的一部分。

  • 马来西亚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2017-2030年马来西亚绿色技术总体规划》和《2021-2025年第十二个马来西亚计划》印证了该国的决心。
  • 新加坡于2021年2月发布了《2030年绿色发展蓝图》,旨在推动全民加速实现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该计划定期完善,最近的一次是在2022年3月。新加坡的目标是在本世纪中叶实现碳中和。
  • 越南于2015年发布了政府计划,随后在此基础上推出了《2030年可再生能源战略》和《2050年可再生能源远景规划》。越南《第八版电力发展规划》要求,到2030年至少实现30.9%的可再生能源目标,到2050年至少实现67.5%的可再生能源目标,并向碳中和迈进。
  • 泰国的《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要求,到2037年国内能源消费总量的30%来自可再生能源(目前为16%),并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 日本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6%(以2013的水平为基线)。为实现该目标,日本计划将可再生能源在其电力结构中的比例提高到36-38%(2019年水平的两倍)。日本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上述政治背景构造出积极的投资环境,有利于极大吸引亚洲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基金投资,不仅为资产开发提供了动力,而且还催生出一系列激励措施,本系列第二篇文章将对此进行探讨。 

资产状况

亚洲国家雄心的背后是其富有开发潜力的可再生能源资产状况。目前,亚洲人口仅占全球人口的不到60%,但能源消耗占全球能源消耗的一半以上,并且其中高达85%的能源消耗来自化石燃料2。亚洲的可再生能源需求为项目开发创造了广阔空间。

亚洲各国的开发重点不尽相同:韩国是海上风能开发的先驱,印度则在太阳能灌溉方面走在前列。

东南亚国家由于地处热带、日照充足,因此重点关注太阳能。例如,2022年,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批准了19个太阳能投资项目,总投资额达13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是12个风力发电项目,总投资额为5.4亿美元。为了在2037年之前实现1.6万兆瓦的太阳能发电量,泰国政府推出了“Adder”计划,鼓励在政府建筑的屋顶安装太阳能设备。

泰国的水力发电产业成熟,因此不太可能大幅增长,但有望得到进一步完善。例如,泰国在诗琳通大坝开发了世界上最大的水力浮动太阳能发电场。泰国的生物质能和风能同样也在增长。

马来西亚在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水能、地热能和潮汐能方面都蕴含潜力,但在太阳能方面表现尤为突出。该国针对太阳能光伏系统开发了“净能源计量”(Net Energy Metering)技术,同时还提出了政府支持的太阳能租赁的概念。

越南的海岸线长达3260公里,因此太阳能和风能最具潜力。2022年,越南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总计达54.6亿美元。根据工业贸易部的数据,外国直接投资占到了所有可再生能源投资的56.1%。其次是风能,占20.4%。

菲律宾的公私部门向来合作紧密,水力发电一直占据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主导地位。截至目前,菲律宾政府批准的645个并网可再生能源项目中,有352个为水力发电项目。太阳能、地热能、风能和生物质能的发展也很活跃。菲律宾还成功推出了数个生物燃料和海洋能源项目。

新加坡缺乏推广风力发电场等可再生能源技术的空间,但正大力发展太阳能、储能系统和智能电网。由于缺乏可用土地,新加坡部署太阳能的地点别具创意,包括临时空地,甚至水体。新加坡在数字效率和创新方面素来享有盛誉,其智能电网不仅稳定,而且允许使用多样化的可再生能源。

日本是一个岛国,有着巨大的海上风能潜力,政府计划对此展开一系列公开招标。第一轮招标于2022年年底进行,第二轮招标的投标截止日期为2023年6月。为了在2030年之前将装机容量从2021年的5吉瓦提高到23吉瓦,下轮招标的装机容量已确定为10吉瓦。

与该地区其他国家一样,太阳能在日本可再生能源中处于主导地位,占2021年可再生能源的75%。日本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太阳能装机容量从2021年的66吉瓦提高到111吉瓦。

然而,上述亚洲国家不仅需要国家层面的支持,还需要私营部门的投资。由于环境不断变化,对投资者而言,直接支持单项能源资产颇具挑战,这为基金的介入创造了有利条件,并将投资需求与营业资产联系起来。

总体而言因此,亚洲具有两大有利可再生能源投资的关键因素:明确的需求和资产开发模式。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将介绍亚洲各国为吸引资金而采取的技术激励措施。

 

TMF Group如何为企业助力?

我们可为您提供有关亚洲可再生能源投资法规的详细指导和支持。立即联系我们。


1 https://www.aquila-capital.de/fileadmin/user_upload/PDF_Files_Whitepaper-Insights/2021_03_09_WP-APAC_EN_V12.pdf

2 https://www.irena.org/How-we-work/Asia-and-Pacific

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ESG)
亚洲可再生能源:六大主要市场的投资激励措施

亚洲各国可再生能源监管改革的步伐和方向存在差异。潜在投资者务必了解各司法管辖区的情况。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将聚焦六个亚洲市场的可再生能源投资激励措施。

探索主题
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ESG)
资助未来——投资亚洲蓬勃发展的可再生能源产业

近来,亚洲的能源格局变化明显。各国都在充分利用不同的可再生能源,着力为寻求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投资者创造有吸引力的环境。本文将探索可再生能源产业资金流的管理结构,以及由此产生的最佳实践。

探索主题


高效地跨境拓展您的业务

欢迎联系我们,了解我们如何助您的企业在复杂的世界取得发展。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